当前位置:主页 > 鹤壁同力水泥厂 >

温柔前夫 别耍酷:酒后因琐事起争执 两兄弟打架致人死亡

来源:大话鹤壁   日期:2019-05-16

酒后因琐事起争执 两兄弟打架致人死亡

兄弟二人酒后回宿舍过程中,因聊天带脏字,被一旁经过的人误认为在骂自己引发争执。三人争执过程中,两兄弟将对方打伤,并导致被害人在自行去医院看病时昏迷,最终死亡。5月14日,该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

因琐事起争执 争执后致人死亡

公诉机关指控, 2019年1月1日,张某伙同干某在北京市大兴区自建楼内一层楼道持灭火器对华某(男,殁年28岁)进行殴打,致华某死亡。

公诉机关认为,张某、干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人死亡,其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犯罪事实清楚,证据确实、充分,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张某、干某的刑事责任。

据了解,张某是干某表弟,1月1日,二人前往干某家中喝酒。在返回宿舍途中,走在宿舍楼道内时,二人大声聊天,且张某的言语中带有脏字。

法庭上,张某和干某均表示,二人正聊着天上楼时,华某突然上来将张某推倒,因此才引发了争执。

“我那天喝醉了,他一下子把我推倒,就用拳头打他。最后他的嘴角和眼角都破了,我脚也受伤了。”张某表示,自己因为喝多了,无缘无故被人推倒很生气,但在争执过程中,并不记得是否使用过灭火器等工具。

而对于华某为何突然上前推了张某,干某表示,“后来房东赶来把我们拉开,我又去找了华某,想知道为什么推我表弟,他说以为张某在骂他呢,加上他那天心情也不太好。”随后,房东带着华某来到干某和张某所住房间。“后来华某也说,大家各自去医院看病吧,让我们不用管了,就一个人打车走了。”

最终,华某在前往南苑医院后,倒在了医院大厅内,被医院工作人员发现后报警。因华某伤势较重,随后被转院至天坛医院,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并于1月17日抢救无效死亡。

喝酒断片 事发时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

期间,事发第二天公安机关就联系到干某和张某前去了解情况,但二人都没有前去。1月8日,警方在大兴区将张某及干某抓获。

法庭上,张某和干某均表示,自己当晚喝多了,加上争执过程十分混乱,只记得摸过灭火器,但是否用灭火器殴打过华某,都记不清了。“我当天也是喝断片了,很多事情也都是之后才想起来的。”干某表示。

但根据证人吕某的证言显示,当天他给客户送水的路上,正好看到三人发生争执,干某拽着华某的头发不让他起来,并用膝盖撞他头,后来张某拿起灭火器,抡着打到华某头部,直到华某求饶、房东赶来,才将他们拉开。

随后,干某表示,是华某自己说各自去看病,并打车离开的,当时他意识清醒,看不出受了很严重的伤。

而根据南苑医院的外科医生表示,当晚约8点45左右,华某来到医院时右眼青紫肿胀,并表示自己被人打了。因南苑医院夜间没有五官科,医生建议他去亦庄同仁医院,直到后来听保安说有人晕倒了,才发现晕倒的人正是刚刚找过自己的华某。

待警方赶到,医院给华某做了CT检查,发现其颅内出血严重,便转院至天坛医院。

张某辩护人认为,在被害人华某就诊到最后诊治,约3个小时的时间内,医院都没有对其采取急救措施,也应属于误诊。

最后,张某在法庭上表示,“第一次站在法庭上,心情非常复杂,但是因为我酒后醉酒,伤了人,对其家人表示深深的歉意,我愿意承担一切我愿意承担的责任,弥补过错,也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。我知道错了,深深的自责和内疚,我会好好改造自己,争取早日回归社会。”

同时,干某表示,自己是初犯,因为喝了酒犯下了不可挽回的过错,想跟受害人家属说声对不起。

最终,公诉机关建议,张某、干某故意伤害他人身体,致人死亡,其行为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被告人张某、干某的刑事责任,依照相关法条,应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死刑。

对于附带的民事诉讼,华某家属表示,对于张某提出可给予20万元赔偿,干某可给予10万元赔偿不接受。

该案当庭未宣判。

文/北京青年报记者 叶婉

  • 上一篇:奥菲斯在冥府:蒙草生态股东焦果珊质押股份延期回购 公司去年净利同比下滑76%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大话鹤壁 鹤壁英华 鹤壁瑞丰苑商务酒店 鹤壁鹤源饭店 鹤壁同力水泥厂 鹤壁天气预报一周 鹤壁便民网 鹤壁外国语中学 鹤壁煤业技师学院

    鹤壁英华,大话鹤壁全集,鹤壁瑞丰苑商务酒店,鹤壁鹤源饭店,鹤壁同力水泥厂,鹤壁天气预报一周,鹤壁便民网,鹤壁外国语中学,鹤壁煤业技师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