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鹤壁瑞丰苑商务酒店 >

同居非意外: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来源:大话鹤壁   日期:2019-07-11

7月9日早盘前,安踏发布澄清公告,坚决否认昨日浑水做空报告,认为其不准确且具误导性。公司已向港交所申请今日上午9时起恢复股票买卖。公告发出同时,安踏复牌,开盘股价一度上涨约2.44%至52.50港元。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澄清公告中,安踏说明其与分销商之间保持独立性。公告称,浑水报告中提到的25家分销商均为独立于公司彼此无关连的第三方,并无相互控制关系。且因大部分分销商属于该地区内唯一分销商,集团会与之保持定期沟通,虽有指引或讨论,但还是由分销商负责作出最终商业决定,并自负盈亏。

针对浑水称安踏体育的高层将其分销商叫“子公司”一说法,安踏回应称,有时候部分分销商为了推广业务的便利,会自称其为本集团的「子公司」或「分公司」,而并非以法律的定义来表述。

随后,浑水又发布了安踏体育沽空报告的第二部分。报告中称,在安踏IPO不久,公司进行了一系列交易,这些交易使得浑水认为安踏内部人士打算欺骗外部投资者。此外,2008年,内部人士剥夺了公司的国际品牌零售业务,并试图隐瞒这一事实。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安踏体育股价随之由升转跌,最大跌幅为2.15%,报50.15港元。不过很快,股价买盘上升。当日,安踏体育收涨0.2%,报51.35港元/股。

截至发稿,安踏体育并未对新一份沽空报告给出回复。这是13个月内安踏第三次被做空,此前两次同样涉及安踏财务问题。

除了上述做空机构提出的质疑外,安踏还面临其他困扰。

面临多重风险,负债率攀升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2018年报显示,安踏全年营收241亿元,净利润41亿元,两项指标创下历史新高。在实现业绩大幅增长的同时,安踏面临着经营溢利率下降、存货周转率上升及负债比例上升等潜在风险。

数据显示,虽安踏的经营溢利增长42.9%至57亿元,但经营溢利率却出现了下降,从前几年的23.9%降到2018年的23.7%。

安踏存货周转率也不容乐观,五年内存货周转天数逐年升,从2014年的约57天上升到了2018年的近80天。中信证券的一份研报分析,这主要因为非安踏品牌占比上升。

与此同时,安踏体育负债率也不断攀升,截至2018年年底,安踏负债率升至7.2%,相较2017年年底上升了6.5个百分点。其中,公司银行贷款从2017年约1.48亿元上升到了2018年的13.14亿元。

在2018年三大主要业务营收中,鞋类营收86.3亿元,同比增长22.5%;服装营收147.1亿元,增长61.4%;配饰营收7.59亿元,同比增长44%。鞋类营收增速明显低于服装、配饰,增速略显疲态。

倾囊收购亚玛芬,能否顺利消化仍然待考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2019年3月12日,安踏宣布已经完成收购亚玛芬。亚玛芬是世界顶级的体育产品商之一,被称为“运动服饰中的爱马仕”。旗下囊括Arc’teryx(始祖鸟)、Wilson(威尔胜)、Salomon(萨洛蒙)等13个运动品牌。

在现金流层面,安踏承受了很大压力。按照安踏持股57.95%的比例,公司至少要准备208亿元。而2018年报数据显示,安踏账面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92.84亿元。为解决巨大的资金缺口,安踏需要融资,这将加大其债务压力。

对此,安踏CEO丁世忠曾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写道:这是我从创业到今天,所做的份量最重的一次决定。

国盛证券分析师鞠兴海表示,考虑亚玛芬主要盈利季在秋冬,历史上亚玛芬Q2季度多为亏损状态,判断其Q2的盈利情况会对安踏报表带来一定负面影响。

服装行业观察人士程伟雄认为,“花费市值一半的金额收购Amer Sports的全部股份,代价颇大,真的有孤注一掷押注之嫌疑。”

几年发展高峰期的贵人鸟不甘心只做一个传统体育运动品牌,不断扩张,斥巨资一味收购,忽视主营业务导致落后于其他品牌。投资不旦没有获得相应的回报,反而拖累主业。

当下,如何消化亚玛芬是安踏面临的一大难题。

意图斥资1亿美元签下锡安,外界并不看好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近日传言安踏正在追求2019年选秀状元锡安-威廉森,报价约1亿美元,刷新了勒布朗8600万美元的合同纪录。

对于安踏意图斥巨资签约一事,外界同样颇有质疑。

一方面安踏主打球鞋以后卫低帮款居多,能否支持锡安在NBA中的高强度比赛,也是巨大的考验。如果穿安踏球鞋出了问题,球星高关注度将会为反噬品牌。

另一方面锡安在夏季联赛开幕战就受伤,外界认为其不一定有能力接替勒布朗,完全兑现天赋。

李宁重生崛起,再给安踏施压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李宁借着国潮的风,涅槃重生,势头正盛。时装周三进三出,50岁的李宁复出微博卖萌等,李宁品牌再次回到大众视野。

近几年,李宁重新把重心放回产品,从设计、材质、样式产品本身上做改变,结合“联名+限量”的饥饿营销方法,李宁回归后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。2018年营收增长18.4%,首次突破百亿,达到105.11亿人民币,净利润达7.15亿元,增长39%,集团整体毛利率提升至48.1%。

曾有安踏专营店的销售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与其他潮牌相比,安踏针对年轻消费群体专门推出的时尚单品除了价格优势外,其他方面的优势并不突出,与李宁等国产潮牌相比,后者更具时尚感和话题度。

赶超国外头部品牌,任重道远

浑水连续狙击,安踏这次能全身而退吗

安踏在2018年1月跻身世界前三,排名仅次于耐克和阿迪达斯,但在市值、营收层面安踏与耐克、阿迪达斯相差较大。

安踏CEO丁世忠曾说 “不做中国的耐克,要做世界的安踏”,安踏决心向海外进军,赶超国外头部品牌。

市值层面差距明显,截至7月9日,耐克市值约1391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9578亿元;阿迪达斯的市值则接近562亿欧元,约合人民币4334亿元;安踏市值为1387亿港元,约合人民币1223亿元。

营收上相差悬殊,2018财年,耐克营收约合人民币2400亿元;阿迪达斯则在2018财年全年营收达到1700亿元人民币;而安踏则在2018财年,营收为241亿元人民币。同时,在品牌、产品、技术、运营等方面也存在较大差距。

目前国内市场绝大部分份额被外国品牌占据。数据显示,2018年,本土品牌只有28.6%的份额,国外品牌占据54.3%的份额;而在2011年本土品牌占有49.1%的份额,远超国外品牌28.3%的份额。

安踏要想赶超耐克、阿迪达斯,任重道远。

  • 上一篇:源主逍遥行:“集合竞价原来还可以这样抓涨停!”读股票书万遍不及读此精华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大话鹤壁 鹤壁英华 鹤壁瑞丰苑商务酒店 鹤壁鹤源饭店 鹤壁同力水泥厂 鹤壁天气预报一周 鹤壁便民网 鹤壁外国语中学 鹤壁煤业技师学院

    鹤壁英华,大话鹤壁全集,鹤壁瑞丰苑商务酒店,鹤壁鹤源饭店,鹤壁同力水泥厂,鹤壁天气预报一周,鹤壁便民网,鹤壁外国语中学,鹤壁煤业技师学院